异型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异型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消息】外贸企业当前面临处境分析

发布时间:2020-12-25 15:25:26 阅读: 来源:异型管厂家

退订单劳动力断档前景不明——外贸企业当前面临处境分析

处境艰难、生意难做、生死考验……这些灰色的词语与全球向上的经济形势形成鲜明的对比。在此间举行的第108届广交会上,企业家们对形势的判断惊人的一致。

由于工人工资、原材料成本上涨、人民币升值等综合因素的影响,企业订单虽然增加但是利润下降,或是无人来做,一些企业甚至出现了“退订单”的情况。面对“内外交困”的局面,众多企业负责人表示,未来将谨慎接单,没有利润的宁愿不做,行业洗牌在加剧,创新能力强的企业将更快突围。

“退订单”折射企业“内外交困”

记者在第108届广交会上随机采访了30名企业负责人,30名企业负责人均认为外贸前景“不容乐观”或“不确定”。

广东名瑞(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蔡民强说,今年的外贸形势总体来说是经济形势好转,像2008年那样的萧条不再出现,生意是乐观的,订单增加了。但前景是不确定的,其中两大因素影响巨大:一是人民币升值,这是个琢磨不定的事情,第一波升值用了三四年的时间,人民币升值了20%,未来几年是动荡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尽头。报价的时候很难,美元对人民币的汇率到底是6.65还是6.4,还是5.5,没有人能够确定。

二是用工问题矛盾突出,近年来首次出现“退订单”现象。2010年前9个月,客户下给企业的订单增加了50%左右,但是招不到工人,尤其是缺乏熟练工人,招到的工人也越来越不熟练。企业因为招工不足推掉了约20%的订单。今年是退订单的一年,这是历史上罕见的。现在企业有3000名工人,缺口在20%-50%之间波动。

在劳动力成本不断上涨的同时,原材料价格的攀升也让外贸企业尝到了苦头,尤其是纺织服装行业。“去年棉价还是每吨1.6万元,今年已经涨到2.4万元。现在棉花一天一个价,产品价格远远赶不上原材料涨价幅度,出口已基本无利可图。”不少纺织企业面对脱缰的棉价一筹莫展,由于棉价变化快,企业经营成本不断增长,利润微薄的纺织企业更是不敢轻易接单。

广东省丝绸集团董事长蔡高声说,今年原材料涨价,尤其是棉价都涨疯了。与外商谈价格要确保有利润,没有利润的宁愿不做。在三期的广交会已经拒绝了这样的订单。本届广交会的成交量不容乐观,估计低于今年春交会。

广交会副秘书长、新闻发言人刘建军介绍,广交会二期三期主要是劳动密集型产业。其中,广交会二期到会采购商5.8万人,成交86.2亿美元,分别比第107届同期(下同)增长0.4%、1.9%,增速分别下降了1.2和0.2个百分点。企业接单谨慎,3个月以内的短单数量增多,占52.1%;非生活必需品成交减少,如玩具下降了7.7%。

“劳动力断档”制造业发展面临诸多障碍

众多企业负责人认为,面对成本压力的倒逼,企业不同程度地提高了出口价格,但是企业的利润并没有随提价而提高。加上新一代民工在“逃离”制造业,制造业工人在收入分配中受到的关注不够,未来几年,制造业发展将面临严峻考验,行业洗牌无疑会加剧。

蔡民强说,综合因素的重压下,我们在痛苦中煎熬。成本在大踏步增加,平均工资上涨了20%,原材料上涨10%,但是报价只是略有提高,远远赶不上成本增加的幅度。

深圳市燕加隆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杜飞说,虽然今年产品成本提高了七八个点,但是为了保住市场,产品价格只提高了3%,成本差距通过内部挖潜来弥补,但现实依然是残酷的,出口利润是越来越薄。

江苏开元(600981)国际集团业务二部耿宇说,我们现在报价也很困难,也不知道怎样报价,价格报高了,客人没办法接受,影响订单,影响出口额,价格报低了,我们的利润太低,没有办法获得相应的利润。如果说棉花涨价,企业可以通过一些产业升级等手段进行消化,那么人民币汇率和劳动力成本上升更是让这些劳动密集型的纺织企业雪上加霜。纺织行业的平均利润水平仅仅在3%-5%,单凭人民币升值这一项,很多企业都将处在破产的边缘。

除了各种各样的成本压力外,劳动密集型的制造业未来发展面临新的障碍——劳动力断档的威胁。中国轻工工艺品进出口商会玩具分会秘书长薛萌说,作为劳动密集型产业,劳动力成本上升及劳动力紧缺对企业造成极大压力。此前玩具企业工人的工资是每个月1200元左右,现在很多已经上升到1800元,有的甚至更高,但是现在的年轻人已经有更多职业选择,很多人不愿意再从事玩具生产,导致玩具产业劳动力严重不足。

“现在浙江一带的工人都是三四十岁的阿姨,基本没有年轻人。令人忧心的是,上一代工人退休后,新一代工人不愿意从事制造业,玩具行业尽管市场需求巨大,但可能面临后继无人的尴尬局面。”薛萌说。

蔡民强认为,制造业“缺人问津”其实不仅仅是制造业本身的问题。国家把太多的资源放在了垄断企业上,他们的工资以及公务员的工资涨得快,制造企业的工资虽然在涨,但是两者之间的距离在不断拉大。这些收入分配层面带来的问题集中反映在制造业上,大家都不愿意做制造业了。但是,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基石,这对国家经济的冲击是致命的。

洗牌加剧创新和管理是关键

“今年订单情况有所增加,但没有工人做,利润越来越薄。对于未来我们不能说没信心,但企业的确是越来越艰难,现在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期。”广东省丝绸集团董事长蔡高声的话代表了众多外贸企业家的心声。

薛萌说,“许多企业反映,现在的困难将是对行业的一次大洗牌,企业也在彼此的竞争中优胜劣汰。我相信企业只要注重设计研发、提高产品质量、努力打造自己的品牌、提高企业核心竞争力,中国玩具行业将会有更大的发展,毕竟玩具还是有很大的市场需求的。”

现在不少玩具企业在艰难维持,但也有相当一批企业依靠自主创新、创立自己的品牌、增加产品附加值等方式走出新的路子。此外,玩具行业出口还遇到了更多技术壁垒,如美国对铅含量、欧盟对玩具中的化学物质含量的要求都更加苛刻。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这也倒逼着企业提高技术水平,与国际高标准接轨,薛萌说。

蔡民强认为,“在严峻的挑战中,行业洗牌将加剧,中小企业可能被洗得多一些,但是大企业不小心也会被洗掉。在同样的外部环境下,看谁的本领过硬,看谁的创新能力强,看谁的管理能力强。服装行业不是高科技行业,关键看创新和管理。多品种、小批量是行业的未来发展趋势,谁的创新能力强,谁就占据主动。”

蔡高声建议,广交会三期的时间段不是很好,因为已经临近圣诞,今年的“圣诞订单”已经赶不及了,如果能提前一些参展,估计还能接到不少订单。但这些都不是主要的,从大方向来说,外贸企业眼睛向内是不可阻挡的趋势,2009年广东丝绸集团外销下降9%,但内销增加18%。不过外贸企业转内销,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金塔白癜风医院

白城看包皮那里好

合肥割狐臭哪家医院专业

安远牛皮癣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