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型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异型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银亿股份重整计划引深交所关注(新闻)

发布时间:2021-11-17 22:40:51 阅读: 来源:异型管厂家

银亿股份重整计划引深交所关注

12月15日,*ST银亿发布公告称,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批准银亿股份重整计划中出资人权益调整方案,并终止银亿股份重整程序。

此前,银亿股份第二次债权人会议及出资人组会议于2020年12月11日召开,有财产担保债权组、普通债权组均表决通过了《银亿股份有限公司重整计划》,出资人组也表决通过了《银亿股份有限公司重整计划之出资人权益调整方案》。

银亿股份表示,宁波中院裁定批准重整计划后,公司进入重整计划执行阶段。一位接近银亿集团的人士对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表示,整个“银亿系”是做实体起家的,然后逐步走向资本市场,到如今,可谓成也资本,败也资本。

12月17日,银亿股份有项公司收到深圳证券交易所《关于对银亿股份有限公司的关注函》。深圳证券交易所方面要求补充披露截至目前重整投资人融资进展情况,并说明重整投资款的主要资金来源,并分析其履约意愿及履约能力;并要求银亿股份有限公司管理人补充披露《重整投资协议》中关于转增股票过户安排、重要事项的处理、投资款项支付承诺、违约责任、协议解除等的主要内容。

关注函表示,请银亿股份有限公司管理人于12月21日前将有关说明材料报送我部并对外披露,抄送派出机构。

复星系暗藏其中

实际上自12月11日重整计划表决通过后,相关影响已经反应在股价上,12月14日复牌*ST银亿连续两日出现跌停。

核心战投救银亿股份的资金究竟从何而来?这是市场普遍关注的问题。

根据*ST银亿今年11月中旬的公告,银亿股份已在10月底确定由嘉兴梓禾瑾芯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作为公司重整投资人,其投资总报价为32亿元。

据天眼查APP,梓禾瑾芯成立于2020年8月底,其股东为中芯梓禾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以及赤骥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而中芯梓禾的股东穿透后也指向赤骥集团。

值得注意的是,赤骥集团成立日期为2015年3月26日,核准日期为2020年10月20日,企业注册资本为10亿元,但实缴资本仅25万元。那么梓禾瑾芯用于重整的32亿元是从何而来?有投资者产生这样的疑问。

财经评论员谭浩俊告诉记者,企业的实缴资本和出资能力并不需要完全一致,有时候实缴资本很少,也会出现出资能力很大的情况,关键要看企业的筹资能力如何,以及企业背后有什么样的资金在支持它。

IPG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补充认为,实缴资本只有25万元,并不意味着该企业最终没有拿出32亿元的资金实力。“除了25万实缴资本之外,企业可以在动用资金之前把欠缴资本缴清,另外它还可以股东借钱以及对外负债,由这三部分构成重整银亿的资金来源。”

根据天眼查显示的信息,赤骥集团的实控人为叶骥,二股东为宁波市产城生态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其主业为施工总包/咨询代建等。产城生态建设集团的股东之一是上海星景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而该公司又是复星系旗下的地产业务投资平台。

全面剥离房地产

12月16日公开的银亿股份重整计划显示,银亿股份将现有资产中的房地产业务资产将整体剥离并进行公开处置变现,处置变现所筹集的资金将用于支付破产费用、补充公司流动性。

处置标的为银亿股份持有的银亿房地产100%股权及银亿股份对银亿房地产及其下属房地产公司的全部应收账款。银亿房地产直接或间接持有的包括凯启精密在内的非房地产公司的股权不纳入此次处置范围,将通过股权过户继续保留在银亿股份并表范围内。

在重整计划中,出资人权益调整方案执行完毕后,即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对银亿股份及其下属公司的资金占用款项共计约14.49亿元及相应利息以现金方式予以偿还后,银亿股份应将山西凯能100%股权整体置出并协助过户至如升实业名下,同时上市公司不享有亦不承担持有山西凯能49%股权期间的收益与损失。

在剥离房地产板块的同时,银亿股份的汽车零部件板块也将以重整为契机,进一步聚焦自动变速箱及其衍生的混合动力和纯电动产品、汽车安全气囊气体发生器等主营业务。

2019年年报显示,银亿股份两大主营业务之一的汽车零部件营业收入47.86亿元,同比下降6.59%。报告期内,银亿股份总资产、净资产、营业收入、净利润等指标同比均出现了大幅下滑,主要原因是该公司汽车零部件业务两次重大资产重组标的业绩承诺没有达到预期,计提了51.53亿元商誉减值准备等因素所致。

重整计划提及,未来比利时邦奇将进一步加大无级变速箱在国外多地区的市场拓展力度, ARC将随着全球安全气囊渗透率的提升,扩大其在全球的市场影响力。

盲目多元化之殇

尽管已有“白衣骑士”现身解救银亿股份,不过,后者在资本市场上仍继续跌势。

重整计划显示,由于银亿股份股票简称由“ST银亿”变更为“*ST银亿”。因此,银亿股份急需在2020年度通过重整程序对资产和债务进行彻底重组,以解决上市公司存在的严重债务危机和沉重的历史遗留问题,确保在2020年度成功实现扭亏,进而化解银亿股份面临的严峻退市风险。

以房地产起家的“银亿系”,自2011年银亿地产以33亿元“借壳”*ST兰光,成功登陆A股后,实控人熊续强就开始不断借助资本的力量,“银亿系”也在他手中不断发展壮大。

颇让外界震惊的是,2014年至2016年三年间,“银亿系”共完成14笔收购,获得宁波昊圣、恒瑞置业、济州悦海堂、南京润升咨询、富田置业、慈溪恒康投、绍兴盛创投资、添泰置业、康强电子、河池化工等多家公司控股权,彼时其并购数量力压“HH系”、复星系,位居民营企业第一。

2016年,银亿系先后收购美国ARC、日本艾礼富和比利时邦奇等制造业企业,兼并重组金额高达123.25亿元,位居浙江百强民企之首。但随着汽车市场下滑,银亿的企业零部件制造生意并未带来预期的高收益,业绩开始大幅下滑,最终走到破产重整的地步。

“*ST银亿作为一家上市公司,虽然有主营的实体经济业务,但是实际上它的玩法,已经是把自己变成了一家投行”,柏文喜认为。

“首先,它的产业布局太过分散,旗下的产业之间,没有太强的协同关系,无法形成合力来提升各个业务板块的竞争力,反而在相互之间存在着消耗资源的情况,这对提升公司的整体竞争力和业务发展的平稳性及可持续发展是十分不利的。”

柏文喜强调,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银亿股份的财务杠杆过高,负债过重,它所布局的多元化业务板块也遭受行业下行的压力,最终导致资金链断裂,不能兑付公司发行的债券,进而导致信用崩溃,从而使得整个公司陷入困境。

贵阳治疗风湿性关节炎医院哪家好

不孕症哪个医院好

江苏治包皮包茎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