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型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异型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诺奖评委会去年莫言能得奖为贺寿给瑞典诗人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7:30:01 阅读: 来源:异型管厂家

诺奖评委会:去年莫言能得奖 为贺寿给瑞典诗人

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轮值主席谢尔·埃斯普马克先生和翻译家万之在一起

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书信集《航空信》出版

●诺贝尔文学奖只关心文学本身,与政治无关●除了莫言,还有很多中国当代文学作家已经达到相当高的水平

评委会是怎么工作的?诺贝尔文学奖 是 如 何 出 炉的?……这些问题恐怕没有人比诺贝尔文学奖的评委们更加清楚。前不久中国作家莫言突然折桂诺贝尔文学奖,让这个奖项的评选标准也备受关注。近日,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主席、瑞典文学院院士、著名诗人谢尔·埃斯普马克先生在南京先锋书店出席了译林出版社的新书发布会,记者对这位82岁的诺奖评委会轮值主席进行了专访,他曾经连续17年担任诺奖评委。他对记者表示,诺贝尔文学奖和政治无关,但能够通过诺贝尔文学奖,让那些相对无名但是非常优秀的作家走上世界,获得更大的影响力,一直是诺贝尔文学奖的作用之一。发布会上陪同埃斯普马克先生的,还有著名作家毕飞宇、苏童以及翻译家万之。

“阅读莫言”是瑞典文学院今年的“暑假作业”

诺贝尔文学奖的评委,由18位瑞典文学院院士组成,他们的主要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看作品。“从2月至5月,先从全球200位被提名作家中选出20来人,5月底再筛选出5个决选名额,通常这5个作家来自不同国家。看这5名作家的全部作品,成了18位院士整个夏天的暑假作业。这5个名字,只有这18位读者知道,我们必须小心地守住秘密。当9月开会再聚时,经过三周的激烈讨论,最后由全体院士投票,决定今年的获奖者。”在发布会之前的数日中,埃斯普马克已经多次向记者陈述过诺贝尔文学奖的评选过程。

埃斯普马克告诉记者,并非所有人都有资格向评委会推荐作家。“有四类人有资格提出候选人的名单,他们分别是:瑞典文学院院士本人、诺贝尔文学奖前任得主、文学教授以及各个国家的作协或者笔会的主席。”翻译家万之在一旁为埃斯普马克做翻译,打趣道:比如中国作协主席铁凝就有资格向诺贝尔文学奖推荐作家,她应该每年也会收到推荐邀请,今后莫言也有资格向评委会推荐作家了。

莫言去年就可能获诺贝尔文学奖

对于莫言的得奖,埃斯普马克和翻译家万之都显得非常淡然,甚至透露出这样一条消息:其实早在去年,莫言就有希望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诺贝尔奖去年颁给了瑞典诗人特朗斯特罗姆其实有一个外界很难猜测的原因。

埃斯普马克说,和外界的误解不同,特朗斯特罗姆在瑞典是家喻户晓的诗人,在北欧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虽然他1990年就已经中风,失去了和外界交流的能力。《航空信》中有一封信在1985年4月10日写于北京,特翁说自己“用筷子毫无障碍,甚至可以夹住很滑溜的面条”,后来就无法通过语言和外界交流。但是这并不影响他的诗歌被人们反复吟唱。实际上,诺贝尔文学奖为了能够鼓励世界其他地区的文学发展,在特朗斯特罗姆获奖之前,已经30年没有将奖项颁发给北欧人。所以在瑞典文学圈内,一直有声音再问:文学院什么时候颁奖给特朗斯特罗姆。去年,莫言就很有希望获奖,但去年恰逢特朗斯特罗姆的80岁寿辰,于是瑞典文学院将诺奖作为了特朗斯特罗姆的寿礼。埃斯普马克说:“其实他在瑞典的呼声早就很高了。也算是送给他80大寿的礼物。”

诺贝尔文学奖的评选标准一直在变二战之后趋于理智

谈及诺贝尔文学奖的评选标准,埃斯普马克为记者“从长计议”,他认为诺奖的评选标准并非一成不变,而且经历了几个重大转变。他说,当年诺贝尔的遗嘱虽然清楚,但是对他遗嘱的解释却各具立场,因此诺贝尔文学奖的评选标准让人们一直争论不休。埃斯普马克告诉记者,“二战是诺贝尔文学评选标准变化的重大转折点。”他说,在二战之前,诺贝尔文学奖曾经倾向于通俗文学的作家,而且对欧美之外的很多优秀作家关注不足。“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我们的选择更加明智,并且有意识地扩大了选择的范围,现在的权威性正是来源于此。”埃斯普马克对记者耐心地介绍,诺贝尔文学奖评选标准的争议一直都存在,不仅仅是在各个国家,甚至在评委会内部不同历史时期也有着不同的标准和选择。

当记者问起今年中央电视台首次获邀直播诺贝尔文学奖的公布现场,是否算是诺奖评委会的一次“剧透”?埃斯普马克则非常严肃地说,博彩公司和电视台受邀都不代表评委会在结果公布之前透露任何风声。事实上,这也是不被允许的。“为了扩大诺贝尔文学奖的影响力,每年都会邀请一些从未直播过诺奖的媒体,今年邀请了中国中央电视台,并不代表评委会对结果进行了任何形式的透露。”

让非著名优秀作家扬名是诺奖的作用之一

为了进一步阐释如今诺贝尔文学奖评选的标准,埃斯普马克举了一个例子,那就是1978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辛格,在获奖之前并不是很著名,而当时获奖呼声较高的作家格林已经是非常知名。最终瑞典文学院将诺奖授予了辛格,正是为了扩大优秀而非著名作家在世界文坛的影响力,以期让更多优秀作家走上世界舞台为人所知。

因此,埃斯普马克也特别指出了诺贝尔文学奖的评奖与政治无关,他们只关心文学本身,尽管作家的政治倾向是融合在作品之中的。言外之意,优秀的文学作品远远高于政治。埃斯普马克说:“我们评选诺贝尔奖从不考虑政治。那些获得诺贝尔奖的作家,他们有各自的政治立场和观点,但我们在评选的时候,从不考虑这些。1970年,索尔仁尼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当时有人就说,这是政治原因。第二年,我们把奖颁给了聂鲁达,聂鲁达是个共产党员、社会主义者,可这些人又说,看,这是政治原因,瑞典学院是左派。这太愚蠢了,无论是索尔仁尼琴还是聂鲁达,都是同一批院士评出来的。但他们又说,这是搞平衡。我们真的无话可说。”

瑞典人已经十分关注中国当代文学作品

“有人说,要过很多年后才能真正评价我们的选择,但我不这么认为,我觉得我们在每个年代的选择都是很好的。”在采访中,埃斯普马克依旧没能够饶过莫言的话题。“有人说,我们只把文学奖颁给那些老人,可是我们也常常颁给一些相对年轻的作家,把一些作家介绍给全世界,比如莫言,当然我们也会错过一些很伟大的作家。也有很多作家,他们是在获得了诺贝尔奖之后,创作了更多优秀作品,比如叶芝、托马斯·曼。在诺贝尔文学奖历史上,我对福克纳特别感兴趣,他是1949年拿到文学奖,可是在此之前,没人听说过他,甚至可以这么说,是诺贝尔文学奖发现了福克纳,然后介绍给了美国读者。而在之后的几十年中,福克纳影响了那么多伟大作家,包括马尔克斯、托尼·莫里森,以及莫言。”埃斯普马克将莫言归类在诺奖获得者中“比较年轻的那一类”,并且认为诺贝尔奖将会给莫言更大的舞台。“在以前,在很多地方没人知道莫言,但现在不是了,他拥有了世界名声。”

埃斯普马克特别指出,当下瑞典对中国当代文学的关注已经非常大,甚至不输于对中国古代文学的关注,他认为除了莫言之外,还有很多当代文学作家已经达到相当高的水平。

评委不好当必须“慎言”未得奖作家

谈到担任诺奖评委的过程,埃斯普马克也不得不交代了作为评委必须履行的一些忌讳,原来评委的言行有如此多的“禁区”。埃斯普马克表示,因为世人对于诺奖评选的高度关注,使得评委会的评委们对自己的言行都格外小心。“我不能够在公开场合仔细评价还没得到诺奖的作家。”他告诉大家,他甚至在飞机上阅读时,都常常把一本地理教科书的书皮包在正在阅读的小说上,因为他不敢让大家知道,作为诺奖评委的他,最近正在研读谁的作品!除此以外,评委会对于评委的私人道德水平也十分“苛刻”,赌博、说谎和贿赂都是不被允许的,一旦发现有“出格”的行为,则很有可能失去评委的资格。

不过埃斯普马克也直言,他一直带着兴趣在追踪许多中国当代作家的作品,例如最近也在研读当天一同参加活动的毕飞宇和苏童。

美女图片网

制服诱惑

性感美

少妇丝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