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型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异型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鹤园鱼鸿洪尔振与吴昌硕俞樾郑孝胥等交游述要-【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7:44:48 阅读: 来源:异型管厂家

本专场拍品均为洪尔振、洪子靖上款及旧藏

由洪氏家属友情提供

谨以此专场纪念

吴昌硕逝世九十周年

俞樾逝世一百十周年

洪尔振(1856~1916),字鹭汀,四川华阳人,光绪十五年(1889)副贡,十七年(1891)举人,官江苏溧阳、丹徒、丹阳知县,江苏候补道,为官有政声、屡得拔擢。洪“乃南皮尚书(张之洞)所得士”(见俞樾《从孙婿洪鹭汀刺史五十寿序》),俞樾从孙婿、郑孝胥同年、吴昌硕挚友,辛亥革命后以遗老自居,寓居上海、扬州,为淞社重要成员,与王国维、郑孝胥、吴昌硕、缪荃孙、李瑞清、夏敬观、朱祖谋等往还颇密。

苏州鹤园

洪氏为清末民国苏州、上海文化圈的重要人物,曾筑苏州名园鹤园(取名源自俞樾所书“携鹤草堂”匾)、创立丹阳县立初级师范,俞樾为书《从孙婿洪鹭汀刺史五十寿序》,郑孝胥作《答洪鹭汀同年鹭汀见赠预祝生日诗》、吴昌硕作《挽洪鹭汀》、缪荃孙作《赠洪鹭汀,仍用杜集韵》、李宝淦作《洪鹭汀卒于扬州,同社诸君皆已诗寄挽,即用其韵》、王仁东作《七律愚园过洪鹭汀故居感赋》,功勋、诗文俱在,令其不朽。

洪氏既与众人往还甚密,互相投赠之诗文、信札、字画自多,惟迭经变故,已星散而几无孑遗,以至此《鹤园鱼书》专场所收信札、诗文等,竟为洪氏家属所留存之最后遗物。

所幸,这批洪尔振、洪青立父子遗札,涵盖多达近四十页吴昌硕信札诗文稿、近一百六十页俞樾信札诗文稿(市场中出现的数量最大的俞樾手稿),并郑孝胥、俞陛云、恽毓龄、王乃征、林开謩、李宝森、章钰、李传元及洪氏父子信札诗文稿等约一百五十页,数量众多,于考察洪氏与众人之交游,深化对吴昌硕、俞樾、郑孝胥等人的认识,乃至完善、订正诸人之著述,皆有重要意义。

兹择洪氏与吴昌硕、俞樾、郑孝胥等人之交游材料而简述之。

与吴昌硕

洪尔振、吴昌硕二人交情甚笃,共同之处颇多,往来酬唱颇频——同为清末下层官吏,所从事之缉捕、放粮、收税、赈灾等官场事务均同,又皆雅好诗文、字画。惟洪氏仕途更为顺遂,是以交往中洪氏往往居于主动地位,常常帮助、接济吴氏生涯。

从现存文献来看,二人最早的交往至少可上溯至1897年,是年吴昌硕曾为洪氏刻姓名章(见

874号拍品)并作《过鹭老新居》(《缶庐诗》卷二)。此后,吴氏分别于1898年作《戊戌重九偕鹭汀苦壶冷香次园携儿子涵迈登虎阜》、1902年作《将之析津林衡甫洪鹭汀皆以酒饯》、1905年作送洪鹭汀返丹阳诗、1916年作《挽洪鹭汀》等(另有不纪年诗如《答鹭老》等若干),与洪氏保持了维持终身的情谊。

目下这批洪氏遗札,时间跨度大致在1897至1915年间。吴昌硕在其中无所不谈,如六十寿庆、三子吴迈娶亲、继母杨氏去世以及因老病、生活困顿而请求接济等,并对师从吴氏学书的洪氏之孙洪衡孙(任孟)评价颇高。

2017西泠绍兴春拍 吴昌硕信札诗稿

其中较特殊者,尚有吴昌硕评自作诗及洪氏辞官二端。

吴昌硕擅诗,所作颇多,常常寄赠洪氏审阅,乃至部分为他人所作诗歌,亦一同寄览,是以此批洪氏遗札中部分诗歌,与吴氏致其他人者几乎完全相同。不过,吴氏对自身作诗才华显然有自知之明。吴氏写道“弟诗如孙菊仙唱二簧,直叫而已,豪无蕴蓄。自知病之所在,不能改腔,因读书太少耳”,或非完全是自谦之词(见853号拍品)。

另,吴氏“一月安东令”印及任伯年作《寒酸尉》图,使得吴昌硕坎坷的仕宦生涯及其对官场的不满尽人皆知。是以当吴氏得知洪氏辞官时,非但“不为公惜也”,反道“知公卸差,与病体有益,卸之是也。时事如此,虽一人富贵亦无益,况我辈当差,亦未必能走入富贵之一途,卸之是也”,可见吴氏之豁达(见867号拍品)。

与俞樾

如前所述,洪尔振为俞樾从孙婿。据作于1905年的《从孙婿洪鹭汀刺史五十寿序》可知,洪氏初次谒见俞氏,时在1899年,是为二人相识之始。洪夫人俞氏即由俞樾所许配。此批洪氏遗札大致便作于此间,既是《寿序》赖以写成的基础,又多包涵俞氏在此期间的所思所想、所作所为,尤能补已知史实之缺漏。

2017西泠绍兴春拍 俞曲园亲情家书

作信期间,俞樾业已老迈,退居苏州,以著述为业,惟有数事放心不下:

一为国事,尤以庚子纪录及遭遇庚子事变为重,并涉及科举改革(见876~890号拍品)。发生于此间的最重要的时事为庚子事变。俞樾对此异常关注,曾将所获第一手相关信息抄录数纸,附洪尔振知之。庚子事变导致北京陷入战乱、科举考试陷入停顿,此则直接影响俞陛云、洪青立的前途,是以俞氏又为此而忧心。而对《史记游侠列传》和传奇小说的爱好,又使得俞樾曾试图为因事变去世的大刀王五作传(俞陛云南下即受其庇护)。

二为刊刻著作(见891~893号拍品)。俞樾一度为咸丰帝、曾国藩青眼相加,但官运不佳,很快就被弹劾而致仕,毕生以著述为业。其钤于信笺上的“山林亦台阁,文字即功勋”印正是他潜心著述的最佳见证。写信期间,俞氏层刊刻《春在堂全书》等数种著作,并询问洪氏可印几部。

三为孙子俞陛云、曾孙俞平伯。俞樾高寿,但并不主张做寿(见894~895号拍品)。囿于数字小辈亲人先其去世,使得俞樾对本就异常爱护的俞陛云父子更为关心(见896~900号拍品)。在此期间,俞陛云出任四川乡试副考官且在之后被光绪帝引见,俞樾都在密切关注。同时,曾孙俞平伯的出生和抓周无疑是俞氏当时生活中最靓丽的色彩,使其老怀大慰。

四为仕宦(见901~913、934、936号拍品)。当洪尔振陷入政治困境时,俞樾曾为其多方奔走,涉及江苏巡抚松寿、江苏巡抚陆元鼎、江苏布政使濮子潼、江苏巡抚聂缉规、江苏候补道张子虞、浙江巡抚任道镕、元和县令窦甸膏等人。

五为中医学(见915~925、935号拍品)。作为近代中国主张废除中医的第一人,俞樾提出“医可废,药不可尽废”的观点。从信件判断,事实上俞樾对医术颇有研究,且曾出方子使得徐琪女儿顺利产子。

凡此种种,均详于诸信中。

杭州孤山之上俞樾所建的文石亭

与郑孝胥等

郑孝胥为洪尔振1889年副贡同年。据《清末民初宋诗派文人群体生活年表》统计,1913至1916年间,郑、洪及吴昌硕、李瑞清、周庆云、王仁东、刘承干、王闿运、林开謩、李传元等几乎唱和无虚日,且层组成著名社团淞社。

值得一提的是,郑、洪及其友人,多系曾食清朝俸禄的士大夫精英,但入民国后多以遗民自居,以诗词唱和、佞佛为事,亦为值得关注和研究的现象。

余论

综上,洪尔振为苏州、沪上文化圈中较为核心的成员,与同时期著名学者、诗人、书画家均有密切联系,由其家属历经磨难保存下来的此批遗泽,于吴昌硕逝世九十周年、俞樾逝世一百十周年时面世,未始不是一种机缘。

网上预展:www.yesauc.com

西泠印社(绍兴)2017年春季拍卖会

5月5日A厅

9:30 中国书画近现代名家作品(同一上款)专场(一)

13:30 中国书画近现代名家作品专场(二) 古籍碑帖专题

5月5日 B厅

13:00 文房清玩•古玩杂件专场

16:00 西泠印社首届绍兴陈年黄酒专场

5月6日

9:30 鹤园鱼鸿•吴昌硕、俞樾致洪尔振父子信札专场

10:30 中国书画扇画作品专场

13:30 中国书画古代作品专场

西泠网拍•艺是 线下预展与2017西泠绍兴春拍同时同地举行。

绍兴春拍同期 现场公开征集

国战来了无限钻石版

封灵诀手机版

侠客游破解版

群侠挂机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