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型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异型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九类发展模式第三方财富发展简史(新闻)

发布时间:2021-11-18 00:02:47 阅读: 来源:异型管厂家

九类发展模式第三方财富发展简史

1、发展历程:九类发展模式

我们通常所说的第三方财富管理平台,是指那些市场上独立的金融服务者,它们不代表银行、保险等金融机构,而是根据客户的具体资产情况,客观地分析其财务状况和增值需求,包括资产构成、投资方向、投资偏好等内容,由此判断所需投资工具,并为其提供综合性的理财规划及财富管理服务。

第三方财富管理的概念起源于美国、加拿大等西方国家,在中国香港90年代起步,中国内地在2005年左右起步,现正处于快速发展期。

在欧美等发达市场,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占据着财富管理市场份额的60%以上,在中国台湾、中国香港等地区也占30%左右,而在大陆,有数据称目前比例还不到5%。

目前业内比较认可的是,中国内地首次出现第三方财富管理行业是在2005年。当年,诺亚财富创始成员从湘财证券私人金融总部出走,成立了中国最早的独立财富管理机构之一。

此后,诺亚又引入红杉中国等机构的战略投资,进一步发展壮大。初期的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通用的运作模式为转介绍模式,即仅为客户推介其他机构的产品,而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不经手产品资金运作。

到2013年这个形势发生了一定的转变,因为证监会正式出台《证券投资基金销售管理办法》,当时的基金销售管理办法允许持有代销牌照的公司,除了可以在监管银行下,设立代销募集专户募集客户资金,拥有客户账户系统之外,不仅可以销售基金,同时也可以销售其他金融产品。

可以说该办法为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提供了其存在的法律支持,也促使了原先一些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以及取得基金销售的公司进入独立财富管理的行业。

由于过去几年第三方理财乱象迭出,今年10月1日起,《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销售机构监督管理办法》出台,限制了基金销售管理公司的牌照的经营范围,使基金销售公司只能销售公募基金、私募证券等二级市场的产品。

在国内财富管理行业中,主要由三支主力军构成:

第一支主力军是银行系,包括从事大众理财业务的银行理财部门以及新成立的理财子公司,比如招行的金葵花理财等;

以及针对高净值人群的私人银行,中资银行中,私行业务较为突出的有工农中建交、招商银行、浦发银行、民生银行、兴业银行、光大银行等,外资银行中有UBS、汇丰银行、花旗银行等。

第二支主力军为其他金融机构系,包括券商资管、保险资管、公募基金、信托等。

第三支主力军为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综合市场上的各种分类方法,将这类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划分为9类:

券商系:在创办诺亚财富之前,其创始人汪静波历任湘财证券资产管理总部总经理、湘财荷银基金管理公司副总经理、湘财证券私人金融总部总经理。因此按她的工作经历,将诺亚财富划归券商系。

互联网金融系:2012年-2016年之间,金融行业迎来监管松绑的窗口期,大量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其中宜信财富是这类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的代表。随着普惠金融业务的发展壮大,加上客户分层,许多互联网金融企业开始开辟高端财富管理板块服务,包括桔子理财、红岭创投,以及去年爆雷的网信集团。

有些互联网金融机构发展成为综合财富管理机构之后,往往会淡化或者剥离P2P业务,以期实现风险隔离,让财富管理端更加独立。目前,随着监管的持续收紧,P2P机构已经正式清零,所以已经基本没有新增的互联网金融系财富管理机构。

信托系:在2010年左右,信托业因为政策放开迎来大爆发,担当了银行表内资产表外化、为地产行业输血的功能。

中国信托业协会发布的信托行业发展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四季度末,全国68家信托公司受托资产规模为21.6万亿元。一批信托代销机构应运而生,典型代表是脱胎于中融信托财富中心的恒天财富,此后大唐财富、新湖财富和高晟财富相继成立,均为中植财富控股有限公司旗下子公司。

保险系:由于保险公司具有管理长期限资金的丰富经验,以及销售端的优势,部分保险公司及其母公司也衍生出财富管理业务。比如平安集团旗下的陆金所等。

地产系:以在美股上市的钜派投资为代表,其创始人倪建达原为上海第一代房地产人,钜派投资的第一大股东为易居中国,是“中国第一房产代理商”,为钜派投资带来丰富的一线房地产开发商资源。又如鸿坤财富,是鸿坤集团旗下的财富管理机构,鸿坤集团成立于2002年,拥有鸿坤产业、鸿坤文旅和鸿坤地产等产业地产和房地产相关业务板块。

私行系:中国金融行业长时间由银行主导,目前银行依然是资产管理机构中管理资产规模最大的的金融机构,中国高端财富管理最早就萌芽于银行的私行部门。

银行私行部门为独立财富管理行业培养了最早一批人才,直至目前仍是新成立财富管理机构招聘人才时瞄准挖角的对象。以秋实财富为例,其创始人张秋林在创办秋实财富之前,曾任中信银行私人银行总经理。

基金系:典型代表是广运财富,广运财富背后是国内最大的政府产业基金——广州基金。基金系财富管理机构的特征是具备投资基因,擅长捕捉投资机遇。

基金代销系:2012年之后,由于基金代销的规定出台,有平台拿到了基金销售牌照,也逐步转型做起了第三方财富管理业务,例如:天天基金网、好买财富、盈米基金、长量基金等机构。

资讯数据服务系:通过数据咨询起家,积攒流量后导流变现。以格上财富为例,通过创办阳光私募金融产品门户网站“格上理财网”、运营“格上理财”、“格上私募圈”等微信公众号,格上财富积累了大量的投资者流量。再比如,朝阳财富的背后是朝阳永续,后者积累了大量私募基金和上市公司数据,同时拥有广泛的金融圈人脉,其数据库为其投资提供研究支持,其人脉资源为其获取资产提供便利。

2、经营状况:良莠不齐,整体走下坡路

经营状况以财务数据较为透明的两家美股上市第三方财富公司来衡量,分别是诺亚财富和钜派投资。

诺亚财富2010年美国纽交所上市,今年为其上市的第10年。截至2020年6月30日,诺亚财富累计配置规模达7313亿人民币。

诺亚已在全国78个城市开设了264家分支机构。从财务情况来看,诺亚第二季度净营收为7.474亿元,环比增长0.2%;

归属股东净利润为2.996亿元,同比增长19.8%。诺亚称,从上市公司的角度,诺亚上市十年来,净收入、经营利润、每股收益、非通用会计准则净利润四项指标,均实现年复合增长率超过20%;

可以比较的是,在A股几千家上市公司当中,连续10年净利润增长超过10%的只有9家。

但值得注意的是,其近两年的增长已经放缓。2019年诺亚控股实现净收入33.9亿元,同比上升3.1%,其中实现管理费及业绩报酬19.5亿元,同比增长2.0%,在全年营收中占比57.5%;同时实现归属于股东的非GAAP净利润10.38亿元,同比增长2.7%。

8月25日,在诺亚二季度业绩报告发布会上,诺亚控股CFO潘青主动宣布:考虑到已经实现了2020年初净利润指引下线的70%,并对未来几个季度的业务发展充满信心,将2020年Non-GAAP净利润指引上调至9亿-10亿元。

此外,因推进标准化业务转型,2019年诺亚控股的非标类固收产品募集量较2018年减少400多亿元,信贷基金管理规模也出现近100亿元的大幅下降。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已全面进入标准化资产领域,主动停止了占2018年募集量超过2/3的非标准化债权产品。

华金证券认为,除了诺亚财富全面砍掉非标类固收产品之外,目前其他主要的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仍高度依赖非标固收类产品,实际上充当了影子银行融资渠道的角色。

未来1-2年非标产品到期额将持续增加,去杠杆破刚兑的背景下,若经济景气不能大幅度好转,更多风险将暴露。

钜派投资的情况是,2018年净亏损3.88亿元之后,2019年营收为7.9亿元,归属股东净亏损为1.64亿元。对于2019年的公司整体财报表现,钜派投资方面表示,对比2018年全年前创始人离开时全年3.94亿元的净亏损赤字,2019年公司高管团队重新整合,实现了亏损幅度同比缩窄56%。

钜派投资今年二季度净收入合计为1.08亿元,其中一次性佣金净收入为4778.5万元,经常性管理费净收入3269.7万元,经常性服务费净收入2795.5万元。

与此同时,公司二季度归属于普通股股东净亏损1049万元,实现连续四季度亏损缩窄。钜派投资运营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公司主动管理资产总存续规模为379.26亿元,其中地产基金存续规模175.98亿元,非地产基金存续规模203.28亿元。当年兑付产品总计171个,累计兑付本金85.12亿元。

3、产品销售导向与投资者认知偏差

投资者对于资产管理的渴望是与日俱增的。

根据招商银行和贝恩公司联合发布的《私人财富报告》,2018年末我国个人持有的可投资资产总规模已达190万亿元。其中可投资产在1000万以上的高净值人群人数和可投资产总额分别已达197万人和61万亿人民币。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高净值人群持有财富在总可投资资产中占比一直在稳步提升,2018年已达32%,占比较2009年提升近10个百分点。2009年以来高净值人群可投资资产年复合增长率达到12%,显著高于普通人群可投资资产增速。

与证券市场相比,财富管理市场理财产品更加多样化,产品设计也更加复杂化,对投资者所应具备的投资知识、风险意识提出了更高要求。

目前市场上针对金融理财产品的投资者教育仍然比较欠缺,主要体现在:

一是投资者盲目追求高收益的同时,对风险缺乏正确的认识。虽然资管新规已经发布了两年有余,但投资者依旧对“买者自负,卖者有责”的责任边界混淆不清,这是原先刚兑预期形成的惯性。

二是投资者缺乏对财富管理机构资质的判断能力,容易被不正规理财机构误导,比如邮币卡和虚拟货币等,抑或是在未了解风险的情况下购买了纯股权产品,频频出现本息损失。

三是投资者在选择理财产品时,往往存在羊群效应,倾向于盲目跟风,缺乏基本的市场判断能力。此前许多投资者甚至在不清楚理财产品的设计架构情况下,盲目跟风购买。

在这种背景下,一旦理财产品发生亏损时很容易发生金融纠纷。近些年更是出现了不少涉境外公司理财投资纠纷、P2P网络理财纠纷、私募股权投资纠纷等。

华金证券研究所认为,目前国内第三方财富管理的本质只是金融产品代销,重营销、轻风控,埋下隐患。

在诺亚承兴国际等事件中可以看到,供应链金融产品很容易让投资人误以为这类项目既有真实业务支撑、又有核心企业兜底、还带有普惠金融光环,感觉放心,从而容易销售。然而销售容易销售的产品正是我国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重营销轻风控的体现。

在投资人认知上,还是以承兴项目为例,尽管了解该产品风险评级为最高风险等级,投资人风险承受度亦为最高承受度,在销售适配性上,机构做到风险提示,但投资人认知上依然认为是相对低风险产品。

这也是国内大众对类固收这一产品类别的误解,事实上在国际资本市场上,债权类的产品都被归类为“固定收益类产品”我国《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资产管理业务管理办法》第20条,投资与存款、债券等债权类资产比例不低于资产管理计划总资产80%的,为固定收益类,表示我国法律与国际接轨。固定收益类,并非保本保收益类、且具有亏损可能的产品。

目前我国的财富管理机构,无论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还是银行、保险、券商、信托推动的财富管理部门,仍然以推销各类金融产品为主,代销收入是主要收入来源。严格的指标考核和业绩提成机制更使销售员在展业过程中一味强调收益和项目前景。

刚性兑付的潜规则并未彻底打破,也使投资人风险意识不足,看重投资收益率、忽视潜在风险,加重了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重营销轻风控的状态。

值得肯定的是,部分机构已经做出了主动性管理的战略调整,并积极取得金融牌照。比如诺亚2010年已设立歌斐资产,主动向资产管理转型,拥有资产管理、公募私募代销、保险经纪等金融牌照。

以上是中国的综合金融机构和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当前财富管理业务的发展阶段。反观欧美成熟市场,早期的财富管理机构也是从销售产品起步,随后过渡到2.0资产组合配置阶段,而今已经开始步入3.0全权委托阶段。

不孕不育医院

杭州治疗白癜风医院

治前列腺炎的医院哪家比较好

渭南治疗阳痿医院哪家好